新闻热线:18013384110 电子邮箱:jsxww110@126.com

古淹城谜云新论:比都江堰还早的“水利工程”

2018-01-12 08:37:52
来源:新华网

  1月7日、8日,正值常州“两会”时间,央视《地理中国》栏目以“水城龙吟”为题,专题解密了古淹城三城三河地质地貌的新、奇、特,古淹城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。著名地质学家杨达源教授认为,淹城遗址是一座比都江堰建造还早的“水利工程”,是古人和恶劣的自然气候进行斗争的智慧结晶,这一全新的诠释无疑给旧惑未解的古淹城增添了一抹神秘色彩。

  淹城遗址,距今2700年,是我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完整的春秋时期地面城池遗址。“三城三河”的淹城形制举世无双,为世界城市建筑史补上了缺失的一环。淹城遗址出土了包括国家一级文物四条独木舟和20余件青铜器等众多珍贵文物。1988年,淹城遗址被国务院确立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但是,古淹城作何用,为何人所建造,至今无人能下定论。

  季札受封延陵后的居所、古奄国迁徙移民所筑、囚越质子处、军事堡垒……淹城就矗立在世人眼前,但在历史这面镜子中难见曾经的容颜与故事。为此,央视曾两次出手解读。

  2011年6月,央视《探索发现》大型纪录片“淹城探秘”正式播出。“淹城探秘”总时长达2小时,分上中下三期连续播出,分别从考古发掘、文物研究、历史记载、人文传说等多个方面拍摄,将学术界对淹城遗址身世研究的几大主流观点举行了一一阐述分析,并邀请专家分别讲述论证依据,然而,各观点之间互有否定,淹城遗址的身世乃至特殊形制的成因,仍无定论。

  2014年10月,央视《国宝档案》走进淹城,从“神秘土墩墓”、“兵圣孙武”、“传奇皇帝梁武帝”三个主题,以“史实+故事”的方式,犹如电影拍摄一般,将淹城故事搬上银幕。希望能够引起大众对于淹城遗址不同角度的思考,为解密淹城提供新的思路。

  这是央视第三次走进淹城。据记载,在淹城未被发现是历史遗存之前,这里正常居住着村落。据老一辈的村民回忆,以前村里一直有这样一个习俗——“二月二,听龙吟”。每年农历二月二这天的晚上,村民们就会来到河边听龙吟声,如果能够听到,就预示着这一年将会风调雨顺;如果听不到,则预示着那年会天旱、闹灾。

空中俯瞰淹城,“三城三河”形制举世无双
空中俯瞰淹城,“三城三河”形制举世无双

  1991年7月,江苏省常州市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。从当年5月26日到7月13日,历经49天,是常州历史上最长的黄梅季节。而且暴雨频繁,雨量特大,梅雨总量达895.9毫米,为常年平均值的4.1倍。整个城市陷入一片汪洋之中。然而,坐落于淹城的村子却未被水淹没。

  据当地百姓说,淹城,无论多大的雨都不会淹,而且,干旱季节也从不缺水。之所以如此,是和淹城的独特布局有关。从里向外,淹城由三条相互联通的水路连接,仿佛一个回字,也有人说这是龙。因为从高空俯瞰,这个地方颇似一条盘踞的巨龙。正是巨龙的护佑,淹城才会避免洪涝之苦。

  古淹城,位于常州市武进区南部,地处长江与滆湖之间,东西长850米,南北宽750米,面积约65万平方米。历史上,一城一河较普遍,少数是两城一河或两城两河。如中原地区东周时期的古城址——赵邯郸城、齐临淄城、郑韩故城等,多为主、外两城;而淹城则是比较规则的层层相套,且三城外均有城壕环绕。三城三河,这种筑城形制在中国的城市建筑史上,可谓举世无双、绝无仅有。

  淹城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布局?这和这片区域的地理环境有着怎样的关联?著名地质学家、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教授、对江苏地貌有着深入研究的杨达源经过观察测量后发现,淹城周围河流纵横交错,呈网状水系,古城遗址位于中心位置,是整个区域地势最高的地方,但这并不是淹城不淹的决定因素。杨达源教授认为,这很有可能与三层环绕的“回”字形河道有关,如果俯瞰淹城,内城河和子城河呈正方形,而外城河却并不规则。在自然界,由于地势以及地转偏向力的原因,天然河道都是弯曲的,子城河和内城河的形态如此横平竖直,说明很有可能是人工挖掘而成,而外城河的不规则形态,也许是古人是在天然河道基础上加工修筑而成。

著名地质学家杨达源教授与央视《地理中国》科考队在古淹城观察测量
著名地质学家杨达源教授与央视《地理中国》科考队在古淹城观察测量

  为了进一步寻找证据,杨达源教授和央视《地理中国》科考队来到了外城河,在一处土层中,专家们发现了石砖、陶片等物品。杨达源教授认为,淹城不仅是古人活动的场所,外城河还是一处春秋时期的古河道。而且认为,淹城的外城河曾经至少有6条河流与外界相通,即便到了现在,外城河的南北端也有河道与外界相连。

  “按说淹城地区是极易受到洪水威胁,今天看来,这个工程在当初建筑构思上就已经非常了不起。”据考证,淹城很可能是分阶段修建而成,最初子城的修建可能仅仅是为了在湿地中较高的地方生存,为了防洪,土都堆在一边,围城子城,但是面对洪水,子城极易发生内涝,于是,古人又开挖内城河和外城河,加筑内城河外城。经过挖沟成河,取土筑城,填地种田等一系列工程,内中筑城以安居,外圈挖沟成河,既有安全保障,又有储蓄的雨水灌溉良田,最终成就了三城三河的独特格局,而这也是古人智慧在湿地开发利用上最精巧的体现。

  央视《地理中国》科考队认为,淹城的选址是地貌学、水利学、以及建筑学知识的融会贯通,是人类趋利避害的典范,上千年前,由于湿地物产丰富,因此吸引了古人来此定居,古人治理湿地的时候,首先是疏通河道,将沼泽里的水排出,挖出的泥土开垦农田,然后在洼地的稍高处修建房屋,满足人们的生存需求,淹城亦是如此。淹城的三河既可以排洪,又可以储水,因此古淹城就是一处又挡又排的古代水利工程。

  古淹城曾经用于抗洪排涝,从地质角度也许站得住脚,可是建造初衷仅是一座“水利工程”?这座“水利工程”是否囚禁过质子?是否还有军事用途?春秋淹城旅游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,虽然现在还未能真正解密淹城,但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——引起大众、学术界对淹城遗址的持续关注,将目前所能获取到的历史通过多途径传播开去,增强年轻一代对祖国瑰宝的归属感、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自豪感。期待更多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前来考证。也许不久的将来,世人可以重新认识这座屹立千年、镌刻浑厚历史文化的古城遗址。(韩红军)

编辑:顾名筛
0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